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熟女才是最最骚
熟女才是最最骚
一个人口密集的城市,一个很普通的小区里,几个45十岁的中年熟妇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聊着家常。

  「唉陈太太!听说你跟赵太太关系不错!你们是住一个单元的吧?她最近看起来不错啊!整个人透着股的精神!你知道不知道她是不是用了什么保健品啊?给我们说说!说说」一个50几岁精神头很好的大姐冲其中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问道。

  被叫做陈太太的女人是一个身材1米6出头,异常肥胖足有300斤开外的丑女,满脸没发好的青春痘痕迹严重破坏了一张大胖脸,这个女人虽然被叫做太太,其实很早的时候男人就死了,听说年轻的时候她还不胖。是结婚后丈夫喜欢胖子她才把自己吃成这样的,结果结婚没1年她丈夫居然就死了,伤心过度的她没控制好饮食结果身体严重肥胖起来,又因为内分泌失调,自己也不注意,结果脸上也落下一堆痘痕,直接变成又丑又肥的少妇了。再想找个男人就变得异常困难。因为男人死的时候留下了不少财产倒也不用她担心生活。结果半辈子就这么耽误了下来,后来更是没人给她撮合,自己纵使想勾搭个男人也没人看的上自己,也就当是给老公守节了。

  陈太太的胖脸堆出微笑「唉哟…这我也不知道啊!这才几天没见啊!人家老赵一下子就变得不一样啦!以前我俩是最说的到一起的了,也常在一起逛街,可是这几天她也不见找我,整个人不知道在忙些啥,哎…着精神头偏偏就好的不得了,那叫一个青春焕发,从里道外的透着漂亮,穿着打扮也时尚了不是。怎么也看不出来是个过了50岁的女人。跟个年轻的小媳妇似得真不得了!」「就是……就是……」一帮女人的话题一直继续了2个多小时才渐渐散了。

  等人都散了以后陈太太自己慢慢的往住的单元溜达,心里开始起了算计,「这赵太太50好几的人了,也是个大胖寡妇,突然怎么就变化这么大呢?我可记得前几天她说小区里头新开了家什么美容按摩院,不会是真有效果吧?这东西真能信?我看未必,没准是在里面认识了相好的了!这老女人有了男人焕发第2春可不稀奇。……要不我也瞧瞧去?」一边想着陈太太不自觉的就溜达到了家门口,新开的美容按摩院就在后面的单元,陈太太左右瞧了瞧,小区着时候没什么人,揉了揉自己三层游泳圈的肥腰,一咬牙「去看看去!也没人看到不怕丢人!万一真有效果呢M当按摩减肥了!」想到这,陈太太迈开步子就奔美容院走。

  小区新开的这家美容按摩院不大,就开在小区里面,被小区四外圈的楼包围在中间,按说做买卖的这个地方可不怎么样。太背街了,似乎除了小区里的大姑娘小媳妇的谁也不会知道这么个地方,门脸也小,看着装修一般,不像能宰客的样子。陈太太一看就放心了。在门口居然还有个牌子写着「谢绝男士入内!」「这还挺正规的地方?那赵太太难道不是在这找了相好的了?还是说这真有啥美容的好办法?」陈太太疑惑着进了门。

  里面的空间比外面看起来要大一些,装修的很温馨,幽静。里面没几个人,除了接待小姑娘以外有个类似茶围的地方有几个面生的中年妇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她们一个个的都打扮的时髦得体,不像陈太太这样一身肥大的衣裙,离老远就能看出是个大婶。

  几个人坐在一起小声的聊着什么,不时传出清笑声,那端庄的举止,自信的笑容看的陈太太是一阵的羡慕。

  「大姐…您是来按摩的?还是来找相熟的姐姐们聊天的?」就在陈太太走神的时候,吧台小姑娘清脆的声音唤醒了她「啊?啊?哦!按摩!咋的?咱这不按摩还提供聊天服务啊?」陈太太脑子还没转过来。

  「咯咯…大姐您真逗…」小姑娘的态度温和可爱,一点不让人觉得尴尬。「大姐您是第一次来吧!我们这啊不为赚钱,我们老板叫兰姐…也是咱们这的按摩师,兰姐说了*这个地方啊其实就是为了让姐姐们再一起打发时间,没事的时候来坐坐,她啊…就爱给人当知心大姐。您要按摩就得先坐那等等,兰姐正给人做呢,嗯!有一会了,估计快好了,就到您了。放心吧咱们这第一次来都不收费…就是以后来了不想按摩就买包茶在哪跟姐姐们聊天也是免费的!喏…那边的几个姐姐就爱我们这幽静不闹,每天都来坐坐的,有的时候自己带茶,有的时候就讨了我们兰姐私藏的好茶去,咯咯…可把我们兰姐心疼坏了呢!」「哦哦…」陈太太多少有些尴尬,但好在小姑娘热情。也不觉得难受,就坐一边羡慕的看着那几个女人。

  几分钟过后,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声音不高的说话声「兰姐…你可按的人家舒服死了!差点就喷出来了…咯咯!要不我晚上就赖在你这了吧!你就收了我好不?」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但是嗲嗲的赖唧唧的说话方式让陈太太一皱眉。

  紧接着一个慵懒好听的女生轻笑着回应道「赵太太你要再乱说我下次可不敢让你来了!让别人听了以为我这是干什么勾当的呢!」随着声音的接近,里面走出了2个人,一个居然就是陈太太的邻居赵太太,只见她穿着一身贴身合体的长衫,深V字领口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乳沟,本就肥胖的她毫不掩饰自己巨大的肥臀,反而用窄紧的皮裙勒的自己的屁股肉乎乎的,巨大的臀瓣被挤压的从前面都能看到,胯骨两侧的肉棱子。黑色的丝袜,露趾头的红色高跟鞋,脸上画了浓妆,眼波流转光彩照人。仿佛那一身的肥肉成了傲人的资本,「她好美……哪里不一样呢?不只是画了妆……」陈太太被眼前的赵太太深深的震撼了,曾经跟自己一样的肥婆姐妹居然这么的惹人眼球。

  「嗨…陈太太,好久不见了…你也来了啊!我都跟你说过这里真的不错哟!好好享受吧!我还要去忙呢!以后有机会一起玩?」赵太太潇洒的飞了她个媚眼,嘴唇带着诱人的弧度出了门。

  「咳…陈太太是吧?你好!我是这的店长加按摩师,你叫我兰姐就好!你跟赵太太认识?她可是我们这最爱闹的一位太太了!」背后传来兰姐特有的温润的声音,吧盯着赵太太离去的陈太太拉了回来。

  陈太太这才回过头仔细的大量这个女人。只见陈姐年纪大概30左右,皮肤细嫩,白静,瓜子脸,柳叶眉,整个一个美人痞子,身材修长,凹凸有致。往那一站就透着一股浑然天成的美。即使你不去看她的脸也会觉得她就是个美女。可以看的出轻熟女的她绝对是绝大多数男人心目中的女神。

  兰姐没有介意陈太太一直打量自己而不说话,因为她早就习惯了这样被人打量,无论男女。微微一笑,大方的牵过陈太太的手,往按摩室边走边说「陈太太您别紧张,我这巴是给姐妹们放松聊天的小圈子。我自己呢就是个闲不住的!您以后常来就知道了,呵呵」陈太太难免又是一阵尴尬,忙道「唉唉是!大妹子……你可真漂亮!这小脸蛋可招人喜欢。我呀和赵太太是邻居,她这几天一下子……一下子哎呀怎么说呢!不一样了!对!不一样了!我琢磨着她跟我说过你这地方好,我……我就来看看!体验体验!呵……体验体验!要是好肯定常来!嗯!常来!」两人说着进了按摩室,只见按摩室里布置的相当温馨,一张按摩床四周都是屏风挡住,旁边屏风围住的地方还有个小的泡澡池,池边还有个小茶几,袅袅茶香沁人心扉。

  「呵呵陈太太你还是紧张,不要紧的一会熟悉了就好了,你啊别叫我大妹子!你看我长得年轻其实是保养的好!我也快40了,而且我这人啊跟别人不一样,就爱让人叫我姐姐,你要是不别扭就叫我声兰姐吧。大家都这么叫我!」「唉……唉……那……兰姐……」「嗯!好!你先把外衣脱了挂着,我先给你放松放松!」陈太太多少有些扭捏的脱掉妈妈裙,由于天气热,她里面就穿了个特制的大胸罩。顿时300多斤的肥肉裸露在空气中。尤其是肚子上的肥肉让陈太太有些无地自容。

  兰姐毫不在意的让她趴在床上,然后从后面解开她的胸罩。从肩头开始按摩、可能是刚刚太紧张,也可能是兰姐的按摩手法真的很好,陈太太只觉得她的手时而轻柔,时而有力,忽轻忽重的按在自己的身上,顿时身体轻松了不少,而且紧张感真的渐渐消失了。兰姐好像特别喜欢聊天,边按边聊道「陈太太家里是做什么的啊?」「嗯…」陈太太舒服的轻哼出声,由于放松很是舒服的聊了起来「没做什么!老公死的早,留下点财产也不用我操心,定期收点租金,到还衣食无忧!」「哟…陈太太还是个有福气的人呢!什么事都不用操心,难怪这么富态!命真好!不用奔波劳碌的!」「兰姐你可真会说话!什么富态啊M是肥婆吧!还又丑又肥的!是不用奔波劳碌了I也没人疼不是?连个孩子也没有……这心里啊!唉……」「嗨!我摸你身上啊皮肤细嫩,我看你也就45左右。身体降没病没灾的,抓紧时间再找一个,也还能生!不要那么悲观嘛…」「唉…我就是想找也的有人要啊…算了不说了!」陈太太有心想着兰姐是不是有什么美容秘法,就往着上头引「我看赵姐变化挺大的!我都羡慕的不行了……你这……你这是不是真有啥美容秘方啊?」兰姐轻笑不语,松了一遍骨开始推油,一边往她身上抹油一边给她放松着脖子「哪有什么秘方啊!你看她漂亮了!那是自信了!自信的女人最美了不是吗?你看她胖还是那么胖I是敢穿了!敢美了!这世界上啊。

  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谁说肥就不美了!要知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外国有个国家就以肥为美!那个国家的女人为了增肥都偷吃猪饲料呢!这可是真事!」这时候后背推完了。兰姐让陈太太翻过来。顿时露出了陈太太那对比篮球还大的巨大肥乳。

  「哇哦!陈太太你好有料啊!这对大奶比赵太太那对足足大了2圈不止!我以为她那对大篮球奶就是中国第一了呢!没想到天外有天啊!」陈太太自嘲的一笑「兰姐你就别打击我了!我奶是大她2圈,可是肚子也大她2圈不止呢!你看她勒紧了穿,能穿进去那件皮裙,就是嘞死我,我也穿不进去啊。唉……你说那个国家叫啥。要是真的我……我改天就去那看看的了……」

  兰姐忍不住笑着开始给她的巨乳上推油,巨大肥白的乳肉上一层光滑的油脂推开,肉浪随着兰姐纤细的手掌层层荡开。弹力十足的软乳压扁了马上就会弹会原状。饱满的椭圆型量感十足。

  兰姐双眼放光的忍不住双手拢住一只爆乳往中间一挤,「波…」的微微一声响,藏在乳晕里的粉嫩大奶头居然硬挺的弹了出来。上面肉眼可见的饱满颗粒状的肉蕾似乎有种魔力,引诱着人类最原始的吸吮欲望。

  身为女人的兰姐忍不住干吞了一口口水,呼吸略微有些急促的道「天啊!这是上天赐给男人的礼物,不!是宝贝!陈太太!你知道吗?你的这对魔乳能让男人发狂!我保证!这对东西绝对是致命的诱惑!没有男人能抵抗的了!」

  陈太太只是被兰姐略微的抚摸了几下乳房,敏感的身体就开始有了反应,羞红着脸道「哪有那么好……我年轻的时候还找过鸭子呢……可是人家一看到我脱光衣服就软了……吃药都没好使……后来还找过几次都不行。这心……也就淡了!」

  兰姐继续给她推油,粗粗的擦过大肚腩,在脚丫上细致的按起来。不得不说,不爱走动的胖女人又不用干活,一双脚丫保养的极好,细嫩。没有一点死皮。脚后跟居然只是略硬。温水一泡,柔嫩细滑。如果不是胖乎乎的跟纤细不挨边绝对是双漂亮的美足。

  兰姐的足底功夫绝对不一般,一边近乎把玩的抚摸捏按着陈太太的嫩足一边开导着她「那是你不会脱!还一脱衣服就软,你不会只脱上半身到胸,衣服挂在腰上不脱?大肥屁股撅起来,那白花花的大屁股不知道多少恋臀癖把你当宝贝呢!」

  咋一听到兰姐粗鲁话语只听得陈太太面红耳赤,不过不知道是自己的身体太久没有得到满足了还是兰姐的按摩技术太好了,陈太太只觉得自己的肉体由内道外的开始发情,兰姐粗鲁的说话方式此时此刻犹如一个导火索让自己不由自主的想象到那淫秽的画面。

  自己衣衫半裸。上身露出巨大肥硕的大奶子趴在床上,撅着雪白的大屁股。象头母兽一样等着一个喘着粗气的壮男临幸自己,那个壮男硬挺的鸡巴已经上翘出了弧度,几乎贴到自己的肚皮上了,大睾丸一跳一跳的在提供着弹药。那贪婪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大奶子,象野兽一样的……「侵犯我……」这个词此时出现在陈太太的脑中。顿时一股久违的快感,无可控制的从自己湿润窄紧的嫩逼里喷了出去。

  「嘤咛…嗯…」陈太太死命的抑制着自己的呻吟。可是快感一波波的侵袭着自己,她双腿紧绷的夹紧,再夹紧,终于挺过了快感,呼吸急促的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她不敢看兰姐,更怕兰姐看她。羞死人了!这是意淫吗?

  「真敏感…好可爱!」兰姐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接着自己刚刚还觉得被兰姐的呼吸吹的痒痒的耳垂突然被她吸吮住,「啊!」一阵电流般的麻痒感从耳垂开始迅速往下传递,1秒钟不到的时间就穿过了自己的肉体,并把快感留在了乳头和嫩逼上。陈太太不得不又夹紧双腿。从指缝中惊讶的看着兰姐,「看你一副受惊吓的小女孩的样子好可爱!好想欺负!我要开动咯!」陈太太还没明白过来,兰姐已经分开她的双手,一口吻住了她的嘴唇,一条柔嫩的香舌灵巧的滑进了她的口腔,然后缠上她的舌头。两舌纠缠了一会。陈太太就败阵了下来,然后她的舌头随着兰姐的舌头被勾出口腔。强行吸吮进了兰姐的嘴里。

  兰姐轻轻咬住她的舌根,只要她的舌头不抵抗,她就不用力咬,然后把她的舌头吞在口中肆意的吸吮,玩弄,用自己的舌头放肆的欺负它。吞吃她的口水,并把自己的口水强行送入她的口中,确定她吞下后才满意的继续吸吮。

  舌吻持续了5分钟兰姐才让她的舌头脱离了自己的口腔,陈太太呼吸急促的伸着舌头不住的喘息,一条香舌一柱擎天的长伸着。她从没感受过这种事情,兰姐的舌头香香的,口水略微有点甜,可能是长期喝茶的缘故。被吃舌头感觉上并不讨厌。甚至还很舒服,可是她从没做过,没想过,自己居然会跟一个美女接吻,而且还是这种,她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吻,但是不得不说兰姐的技术好的令人发指。她的吻让人留恋,即使自己是个女人。

  她知道如果兰姐这时候再来要自己的舌头,她的舌头绝对会不听话的自己送到兰姐的口中去。

  「舒服吗?」兰姐又在她耳边呢喃了。

  「嗯…」脑中一片空白的陈太太本能的从鼻腔中挤出一个音节。

  「这才是刚刚开始哦!我可以享用你的大爆乳吗?那对东西可馋死人了!」「什么?」陈太太艰难的整理着自己的思维、「我要开动咯!啊呜!」说着,兰姐往前一窜,扑到陈太太的大乳房上双手一拢吧软在胸前的一滩乳肉拢起,掐住一只巨大的爆乳中段,冲着中间的乳晕缝隙狠狠的嘬了下去。

  「啊!不要!兰姐别吸那!不要啊!要嘬出来了!我的奶头不能玩的!太敏感了!不要!」陈太太无力的挣扎着。

  陈太太知道自己的乳头由于长期埋藏在乳晕里,所以异于常人的敏感。平时洗澡的时候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有巨大的快感。听说正常少女胸比较大的在有了男人以后被长期玩弄乳头的话就会渐渐的发黑,松弛,最后脱离乳晕的束缚,乳头就在外面了,然后由于胸罩的摩擦敏感度会下降一些,所以女人很少有被玩弄乳房就会高潮的出现,可是陈太太的乳头却由于年轻时没有被玩弄出来,后来长期的空旷着,导致乳头长期深埋乳晕,所以敏感程度不低于嫩逼。

  ∩能是由于紧张和刺激,也可能是敏感的肉体过度发情,巨大的乳头在乳晕里已经开始膨胀导致乳头卡在乳晕里不出来。兰姐吸吮了几口也没把乳头吸出来,一皱鼻子,干脆用牙齿粗暴的吧陈太太大奶头从乳晕中叼了出来。

  陈太太轻哼了一声「疼……」可是紧接着她的声音就因为兰姐对乳房的揉玩而变得骚魅起来。

  兰姐两只手费力的揉捏着一只巨乳,眼睛盯着那粉嫩粗大的巨大乳头,「天啊!好美!」只见陈太太的奶子头粗长如同成人中指。粉红色的漂亮颜色上布满了一颗颗粉嫩透明的肉粒,饱满的乳腺清晰可见。任何人见到这个宝贝都会想要把里面的乳汁吸吮出来。

  「求求你不要玩弄乳头!好兰姐…放过我把!我会受不了的!」「才怪!啊呜!」兰姐不由分说的一口咬了上去、先用牙齿轻轻的啃刮着乳头上的乳腺。等到它们全部受刺激彻底胀开后才用舌头卷住大乳头用自己的味蕾颗粒摩擦起乳腺。

  一边摩擦一边空出一只手粗暴的吧陈太太另一只乳头拉出乳晕。两指夹住,仿佛男人手淫一样上下撸套。

  「啊!!!饶命啊兰姐!不可以!不可以这么玩弄乳头!我会发疯的!哦!哦!受不了!太刺激了H命啊!逼逼受不了!太爽了!不行!真的不行了!兰姐饶了我吧!太丢脸了!要尿了!要尿了!坏水被玩出来了!不要啊…………………」

  陈太太嫩逼一挺。只被玩弄了仅仅2分钟的她猛的喷出一股骚水。大量积压已久的阴精如同喷泉一样喷射而出。

  兰姐双手松开乳房,只用牙齿咬住一只乳头,双手分别一边抠入骚逼,一边用力在尿道口摩擦「只玩乳房就高潮到潮吹的淫妇!啊?啊?你是我玩过这么多骚货里最骚的一个!使劲喷!给我把尿都喷出来!使劲喷!

  」

  「啊!!!啊!!爽死了!!啊!」陈太太不住的耸动自己的骚逼,像是在躲避兰姐的手,又象是在迎合她的玩弄,她自己也分不清,巨大的快感侵袭着她,她脑中一片空白。只有原始的欲望在支配着身体。大量的汁液不受控制的疯狂涌出下体。尿液,阴精。陈太太已经分不清都喷了些什么出去,总之几十年的空虚仿佛在这一刻都喷出了体外。那种巨大的快感使她有种接近死亡的快感。

  「爽死了!死了!不行了!要死了!要尿死了!啊!啊!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啊!」将近2分钟的持续高潮让她近乎虚脱的不住抽搐,尿水顺着尿道缓缓的继续流出,好像她的尿道暂时失去了感觉。骚逼更是一张一合的仿佛一对肉蚌不住的在蠕动。画面淫荡而污秽、兰姐粗暴的吧她的舌头吞入自己的口中。狠狠的吸吮起来「骚货太好玩了!你真是太好玩了!今天晚上别回去了!让我好好教教你什么是快乐!我保障把你变成全世界最受男人喜欢的女畜生!」〈到陈太太无神的双眼,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兰姐趴到她耳边轻声说「我保证不久的将来会有一群男人排着队强奸你!把你轮奸到死!」陈太太的骚逼猛的又抽搐了起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