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公交车上的胜利果实
公交车上的胜利果实
公交车上空气混浊,让人昏昏欲睡,彻夜学习,磨练攻略小萝莉技术的林香香,很快就顶不住,像睡一会,见离林兰太远,中间隔着好几层人,只好无奈转头,道:“阿振,扶着我,我睡一会。”

张振伸手扶着她的肩膀,林香香两眼一闭,就睡了过去。

上班时间,车辆拥挤,公交车走走走停停,两人的身子不由的来回轻撞,林香香的屁股,撞在张振某处。

刚两下,张振就是一惊,他,硬了!

而这时,车上又上来几个人,拥挤不堪,两人贴的更近了。张振被顶的不舒服,想挪挪身子,但旁边哪有空?

刚一挪出去一点,又很快被挤了回来,小兄弟用力的,摩擦着。

“嘶……”

张振两条眉毛竖起,长嘶一声,真他娘舒服啊。小心观察一下林香香,见刚才重重摩擦,她只是眉头轻微皱了一下,并没有醒来。

要不要再来一次呢?

没多久,张振就做出决定,不再犹豫。再来一次,就一次,绝不来第二次!

张振身子往右边一挪,又向上次一样,被人群挤了回来。

“呜……”

张振嘴成尖状,两眼凸出,销魂的感觉……

虽然之前发誓只来一次,但这种感觉……来多少次都不嫌多啊!

于是,张振又来了一次,二次……好多次……

“可惜啊,学校离家太近了,只有几站的路,哪怕现在是上班的高锋时期,堵车严重,也没多长时间。”

公交车走到学校,张振有些遗憾。

“醒醒,到地方了!”张振用力摇了摇林香香。

“到了吗?”林香香打着哈欠醒来,摘掉眼睛,握着拳头揉着眼睛。

小心观察她的表情,见她神色平常,张振暗松口气,与此同时,心里又有点异常的兴奋,这也正常,必竟是第一次嘛。

“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体验一次。”

看着离去的公交车,张振YY地想着。

YY不是现实,但有时候,也能实现。

这不,没二天,张振就实现了。

只不过,对像不是林香香,而是唐心。

唐心告诉他,自己学校是农艺大学,学的是怎么种庄稼,有几块试验田,她为了做兼职,里面的重活都是自己做。不过,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没力气,想请他帮忙。

唐心态度诚恳,声音乞求,像只无助的小猫咪,眼里还有点湿润,搞的张振说不出拒绝的话。

这天,唐心穿了一件紧身的单薄裤子,把两条健壮匀称的大腿,以及臀部紧紧包裹着,轮廓完全凸出来,看的张振有点眼睛发直。

“好看吗?”唐心见他睛眼发直,转了两下,臀部轻微晃了一下。

“咳,还,还不错!”

张振干咳一声,有点慌张地点点头,转过头。

林江市是一线大城市,公交车总是拥挤,特别是今天是休息日,更显拥挤。

“你护着我点吧。”

上车前,唐心看着公交车,有点害怕道。

“包在我身上!”

张振拍着胸保证,护花使者这工作,还是很不错的。

一上车,身子左挤右挪,给唐心挤出一丝空间。

唐心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眼珠微动后,背着身子,慢慢往张振身前移动,两人距离本就没多远,她移了两下,就贴在一起。

贴在一起后,唐心身子又晃了晃。

她一晃,张振的嗓子就发干,看着唐心,因为长期做农活,晒太阳,原本白皙的皮肤,已经有点古铜色的脖颈,鼻息有点加重。

唐心感受到脖子处,张振加粗的鼻息,眼中显出几分喜色,臀部又连晃几下。

她只穿了单薄在紧身裤子,触感十足,晃一下,张振心里就发热,但勉强还能顶住,连晃好几下,心里的邪火,不等他压制,噌的一声就蹿了起来,小兄弟抬头,直接两瓣臀部中间的那条缝隙。

“咳,咳咳!”张振干咳好几声。

这和上次情况不一样,上次,林香香睡着了,没知觉,他才放心的乱摩大顶,但现在,唐心可没睡,而且,裤子又薄,现在,肯定能感觉到了。

张振干咳提醒,但唐心并没有拉开距离,晃是没晃了,但随着车子一停一走,她向前一下,又向后一下。

“嘶啊……嘶啊……”

张振有点翻白眼。

他不知道的是,这才是开始,或者说,开始中的开始!

单薄的紧身裤子,弹性十足,唐心一前一后来回撞,某一次,公交车一个紧刹车,唐心往后猛的一撞,正高昂的小兄,前端三分之一,竟然刺进菊花。

菊花受创,唐心身子一抖,紧接着,就用力一缩。

“我,要,死,了……”

前端,一波又一波传来的紧缩感,让张振翻着白眼,流着口水,身子急速的轻微颤抖,抓着唐心的双臂的双手,不由用力。

张振可是武者,虽然是三流,只能打打小流氓,但力气可不小,一个没注意,就把唐心给抓疼了。

本来,后面就有点疼,现在胳膊又疼,唐心又是猛的用力一缩。

“现,在,真,的,死,定,了……”

张振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艰难地在唐心耳朵旁说道:“别,别玩了,我,我不行了。”

“不行也要行,我前天在学校网络上差了一下,知道了不少花样的。”唐心压低声音道:“我一定要你做了!”

说着,唐心强忍住后面的疼痛,紧咬着牙,轻轻的微前移动一点,又后退一点,这一前一退,把刺进去的三分之一,出来又进去。

张振气沉丹田,咬牙深呼吸,总算没有被如此一下,而一泄千里。

“你,你是故意的!!!”

张振吃惊道。

“你现在才知道啊?”唐心有些狡猾地笑笑,随后道:“可惜,太晚了!到我学校,还要一个多小时呢!”

张振想下车,但是,这个时候怎么下?

顶着小帐篷下去吗?

别人唾沫星子都能把他淹死!

我的妈啊,一个多小时,还让不让人活了?我能坚持那么久不发射吗?要是发射了,同样会被别人看到,会吃涂抹星子……

“别怕,你要是实在受不了,就丢了吧,我准备好这个了。”感受小兄弟粗了一圈,又热了几分,唐心脸上因为疼痛,出现几滴冷汗,往张振手里塞了个软软的东西。

张振低头一看,呃,这是……

套子?!

车子人多,加上唐心是故意的,躲,肯定是躲不过的,即然反抗不了,那就套上吧,至少不用出丑的。

缩了下屁股,张振拉开点距离,拿着套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戴了上去。之所以这样麻烦,一来是他第一次使这玩意,二来,则是太过紧张,怕旁边的人发现。

刚一带上,知道他不会出丑,唐心就大胆起来。

她竟然转了身子,正面对着张振,她的个子不低,比张振还猛一点,双腿微分,再一合并,竟然把张振的小兄弟夹在大腿根子处。

唐心有点脸红,侧着脸爬在张振左肩上,然后,双手从后包抄,捂向张振的屁股,再然后,双手用力一按,自己往前一顶。

张振盯着凸出的金鱼眼:“无,量,那,个,天,尊!!!”
唐心如此动作,带给张振巨大的刺激。

刺激之下,张振把理智从脑海丢到爪哇国,不再想唐心头顶那几层神圣的光环,不去理会自己事后是否会后悔,亦不去想面对何馨时,是不会愧疚。

手,摸到了唐心的臀部处,然后,用力一捏,再然后,更用力一按。

想那么多干什么?

人生苦短,年少轻狂,谁不疯狂一把呢?

他一用力,唐心大喜起来,暗道:成功了,果然成功了!

为了成功推了张振,缓解心理的压力和负担,她费了很多心血,在网上找资料。在网上,她知道,很多,或者说所有男人,都幻想过,在公交车上有什么好事发生。

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这即能偷,又偷不着,旁边有人,却没发现,暗中偷偷玩乐,这种刺激,很难有人拒绝,特别是,当女方主动的时候……

或许是经常劳动的原因,唐心的臀部并没有想像中那么柔软,但是,却极有弹性,而且,苦水里长大的人,总是能吃苦的,哪怕张振偶尔用力过猛,她也能顶住,并不哼半声。

见她能吃苦,耐‘劳’,色心雄雄燃烧的张振,手指用力,使得那两块凸起的东东,不断变换着形状。

时间缓缓流逝,张振忘却所有,仿佛间,似乎变成神仙,推气驾云,遨游天迹,不断爬升,好不潇洒自在。

不知道是怎么会事,这番快活云雨良久,张振吃惊的发现,自己不断没有像冲锋枪一样,嗖嗖嗖的乱射,小兄弟反而越来越硬,越来越敏感,但一点软的意思都没有。

虽然没吃过猪肉,但猪哼哼还是听过不少的,处男没经验,受不了刺激,前几次是标准的快枪手。他张振可是货真价实的处处,怎么这么久了,还依然坚挺十足?!

一个多小时并不短,但人高兴时,时间总是过的很快。

眼看就要到站,还没有软的意思,张振不由加快速度,与此同时,唐心双腿夹的更紧了。

经过两人不懈的努力,终于在到站之前,张振取得了胜利果实……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