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再会初恋情人
再会初恋情人
下午五点,L君带着轻松的步子离开公司,因为他实在太开心了,初恋情人阿仪今天下午打电话告诉他,已从外国回港,希望见他一面。

  这个阿仪,在当年L君和她同学时,男生们已公认是身材标青,鹤立鸡群,但後来因为家人要移民外国,才不得不和L君分手。

  隔了二十年的这次的约会,L君初时是有点犹豫的,他既怕人家纠缠不休,也会怕自己对人家纠缠不休。毕竟,自己也是会放感情进去的。

  但他又想起损友阿凡的话∶应当勇敢去做认为如果没去完成就会终生遗憾的事。

  于是,L君决定冒着被正宫娘娘踢下床的危险,独自去偷欢!

  L君为了今晚的约会,绞尽脑筋才找到一个藉口,骗老婆不回家吃饭,原因是旧同学聚会,可能会晚一点才回家。

  阿仪改变不大,仍然非常前卫好看,还是那妩媚的长头发,身材比以前更成熟了!

  两人吃过晚饭,L君正在打算找点甚麽节目,她已提议找间酒吧喝一杯,他当然举“脚”赞成!

  两人已有点酒意,一起回忆起当日那些开心的初恋往事,又笑又哭,令酒吧内人人侧目,为了避免尴尬,他拉着她离开酒吧,来到尖东海傍,二人依偎着坐在长椅上。

  她面红如火,凝视着他。

  L君也情不自禁,低头吻在她鲜艳的嘴唇上,她婉转承受,还张开小嘴,让他的舌头伸进去,两人的舌头交缠着。

  他的手慢慢的伸到她肩下,碰到她那胀鼓鼓的乳房,试探着轻按下去,那充满弹性的感觉,令他情欲高涨。

  她没有拒绝,反而伸手到他胯下,捏着他那已胀大的阳具,她的举动,令他大喜过望,双手便老实不客气的,握着她两个浑圆的乳房,虽然隔着恤衫和胸围,但可以感觉到她的乳尖已茁壮起来,像两颗发硬的樱桃。

  她拉下他的拉炼,直接探手进内,贴肉握着他的阳具,这种大胆的动作,险些令他喷射,因为实在太刺激了。

  幸好他强忍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探手进她的短裙内,轻触她双腿幼滑的皮肤,直至两腿尽头,碰在她那迷你三角裤上,可以感觉到在裤子边缘,有不少毛发走了出来,证明她是丰盛的。

  而裤子中央那凹陷的地方,已是濡湿一片,他轻轻的在那凹陷抚摸,她全身剧颤,发出梦呓似的呻吟。

  她依偎在他身边,说想找一处地方休息。

  正当他大喜过望之际,突然手上的闹表响了起来,原来已是晚上十一时,是他老婆预较定的,每晚最迟也不能超过十二时回家。

  他犹豫了,但老婆的严令,他不敢不从,唯有找藉口说明天早上开会,要早点回家睡觉。到口的天鹅肉,又给她飞走了,L君恨恨的,为了一尝和阿仪做爱的滋味,他想破了头,最後想到一个好力法,就是分别约老婆和阿仪到澳门渡周末,他知道老婆一进了赌场,便六亲不认,直至输乾为止。

  这想来虽然肉痛,但除此以外,他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了。

  星期六下午,他先替阿仪买了船票,让她先出发,他和老婆则搭第二班船,到了澳门,陪着老婆吃了午饭,然後直往赌场。

  她进入赌场之後,双眼发光,全神灌注地一铺一铺赌下去。

  L君赌了一会,说在外面的咖啡室等她,她头也不回的答应一声,便不再理他。

  L君连忙坐上的士,去到阿仪下榻的酒店,她已在酒店咖啡室等他,两人闲谈了一会,她突然双颊像喝酒似的变得透红,心里可能已感到情欲高涨,他也不愿再等,立即结账回房。

  一进入房间,两人立即相拥在一起,长长的热吻,险些令他透不过气来,她慢慢的跪在他面前,拉下他的拉炼,掏出他那已发硬的阳具,轻轻用手把玩着,然後用舌头舐弄。

  他舒服非常,他老婆从来也不肯替他口交,想不到阿仪竟然肯自动为他献上她的小嘴。

  舐了一会,她张嘴吞了整根阳具,她温暖的小嘴含着阳具,一上一下的套弄着,舌头在嘴内绕着他的阳具在打圈,而她的手则伸到他屁股後面,轻抚着他的屁眼。

  L君在双重刺激下,感到腰肢一酸,知道要喷射了,想抽离她的小嘴,但她却不肯放他离去,结果在她大力的含吮下,他在她嘴内喷射。

  她一滴不剩的全吞下肚中,L君心中突然舆起一种无言的感激!

  阿仪在他面前脱衣服,外衣脱下,身上一个浅蓝色的胸围,一条浅蓝色的迷你三角裤,将她丰满的身材表露无遗。

  那一对浑圆白嫩的乳房,与及贲起的下体,裤边丰盛的毛发,将L君也弄得血脉贲张,拥着她便吻,双手忙乱的抚摸她两个乳房。

  不知何时,她的胸围和内裤都已给脱去,那双足有三十三寸的乳房和红色的乳尖,都给他吻遍了。

  他越吻越下,来到她的小腹,吻着那贲起的地力,像丛林似的茸茸,舌头伸进那濡湿的缝隙,吸吮她的分泌!

  浴室内,蒸气弥漫,两人互替对方擦身,任何隐秘的地方也擦到了,她一边擦,一边又跪下来,含着他那再度发硬的阳具,舐他的袋子、吻他的屁股,还把舌头伸进他的股缝,一下接一下的轻舐着。

  那种触电似的感觉,令他魂飞天外,他也吻她的身体,大力搓捏她的乳房,将她按在浴缸边。

  浑圆雪白的屁股,尽露那已因兴奋而张开的洞口,他挺身而进,她的小洞口仍是紧窄非常,他艰难地向内挺进,她不断发出呻吟声,当他全根进入,她发出满意的呼声,屁股扭动着,他一次又一次的挺向她的深处,他实在太快活了!

  突然,她向前一滑,他的阳具移了位,竟然插进了她两片股肉之间的花蕾。

  因为有肥皂液的帮助,竟然很顺利的全根挥了进去,她发出了一声声的惨叫,那里太窄了,从未给人进入过,但为了L君,她强忍痛苦,任他在花蕾内驰骋!

  他抱着她离开浴缸,阳具仍和她相连着。

  来到床上,他抱着她,大力的抽插着,终於两人同时到达终点,他向她体内全力发射,两人相拥着不愿分离!

  直至晚上,两人在房内每一个角落都做过爱,也不知做了多少遍,他才匆匆离去,回到赌场找老婆,她仍然在聚精会神地赌着,懵然不知,她的老公已经成功地独自去偷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