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收了个干儿子
收了个干儿子
某日,志昆所服务的××大汽业机构,庆祝成立廿周年纪念,上司命他为总招待,招待前来祝贺的贵宾,庆祝会是以鸡尾酒会的方式进行着。

  也到此处,请恕作者打一个叉,解说一下。所谓的上流社会绅士淑女,只要阁下有钱有事业,就可以挤身于上流社会,成为绅士淑女了。而他(她)们的私生活,可说是淫乱污秽极了,这也是俗语所讲的:「暖饱患淫欲,饥寒起盗心」的定义啊!

  男宾个个是西装革履,而脑满肠肥,赛似「猪哥」。女宾个个是穿金戴钻,不分老少美丑,打扮得花枝招展,燕瘦环肥,搔首弄姿的好似在争奇斗艳一样,场面热闹非凡。志昆更是忙得不亦乐乎,来来去去的在端酒奉茶。

  其中有一位与众不同的女宾独自一人站在墙角一隅,默默的在独饮闷酒,而不去参加其他女宾的争奇斗艳的欢谈场合。时而有男宾过去敬酒献殷情,承言欢笑,她都微笑的敷衍一下为止!志昆对其与众不同的举止行为,早就注意到了。

  志昆见其神态,就知道她对那些脑满肠肥的俗夫,没有好感,而不愿接近,故对她引起了一阵好奇心和探险心。

  他故意端着酒盘,来到她眼前,躬身一礼,说道:「夫人!请换一杯马丁尼吧!」

  「好的。谢谢!」说罢,换过了一杯马丁尼酒,抬眼一望志昆,芳心骤然一震,暗中思忖,好一位俊俏的美男子、伟丈夫。

  他虽阅人甚多,像他这面白唇红、目如朗星、神采飞扬、魁梧健壮、风度翩翩、风雅不群、气宇不凡,人中之龙的妙人儿,还真不多见。

  今白一见,使她芳心荡样而起了阵阵涟漪,眼前这位美男子、伟丈夫,不正是自己日夜思念、牵系心怀、梦寐以求的小白脸,「饕养为禁脔」之对象吗?想不到在今晚这场庆祝的酒宴上发现了这个可人儿,当然使她喜之不胜,如获异宝啦!

  志昆的一双星目也凝视着眼前这位雍容华贵、艳丽非凡的贵夫人,一眨也不眨眼地在品赏着她的容貌及身材。

  这位养尊处优的贵妇人,可以说是一位天生丽姿、风华绝代的美娇娘。秀丽美好的脸蛋上,一双天生微微上翘的秀眉,似弯丹又似剑刃,有股柔中带钢的感觉。

  双眼圆圆大大黑白分明,长葺而上扬的眼睫毛,显示出她是个多情的女人,琼鼻高挺而端正不偏,称得上是「鼻若悬胆」。

  艳红的嘴唇,上唇丰满肉厚而微微上翘,下唇丰满而像爱情之弓,含着一股令人一望就能蚀魂销骨的媚态。

  最迷人心神的还是那双水汪汪、亮晶晶的媚眼,里面似乎好像含着一团烈火那样的灼人心弦,要把男人烧焦似的。

  尤其那蓬松鸟黑的秀发,挽成一个大大的发髻,荡在脑后,护着雪白细嫩的粉颈儿,显示出一股成熟妇人的风韵及媚态,真是风情万千,迷人极了。

  绣珠片的花祺袍,剪裁得十分贴身,把她那一副丰满的胴体,完全衬托了出来,一双丰满高挺的乳房,像两座挺拔的山峦一样,削肩细腰,肥大的粉臀,优美而性感的翘起,肌肤雪白细嫩,身材窈窕,曲线玲珑。

  尤其那开着高叉祺袍的下摆处,一双雪白修长的粉腿,若隐若现,在志昆的眼前,再加上她胴体上传来的脂粉香以及肉香味。嗅之沁入心脾而心神不定,想入非非啦!

  一个已是曾经沧海,经历过廿多年性爱生活,美艳淫荡的妇人,近数年来,其夫年老而阳衰,无法使她满足性欲的需要,不得不在外「猎取」年轻的健壮的俊男来充充饥解解渴。可是她的丈夫是有钱有地位的大商贾,故此她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去猎取野食,深怕一个不小心,招惹一些地痞流氓之类的黑道青年人物,弄得身败名裂,那就惨了。故此她只有咬紧牙关,去忍受那份欲焰不满的痛苦。

  于今眼前这位俊健的美男子,他胸前挂着「总招待」三字的红布条,足见他一定是本公司的小职员无疑,绝非地痞流氓之类的不良青年,若勾引到手作为自己的入幕之宾,饕养着玩玩,绝对没有不良的后果,尝尝年青小伙子的热情、冲劲,岂非人生一大乐事呢!

  一个则是初尝女人异味的小伙子,使他已尝出女人的美妙滋味来,正想再尝尝其他女人又是何种风味时,今晚目睹眼前的这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美艳性感、丰腴成热的中年美妇人,心中暗暗思忖,像她这种年龄的女性,不知是何风味呢?偶而玩玩年纪大的女人,尝尝异味,也蛮不错的嘛!

  两人的心中不约而有了这种想法,真所谓在「郎有心,妾有意」的心态下,当然一拍即合而成其好事了。

  「别客气,夫人是我们公司的贵宾,我能为你服务,这是我的光荣,请问夫人,您贵姓?」

  「我先生姓何,请问你贵姓大名?」

  「敝姓吴名叫志昆,以后还要请何夫人多多指教、指教。」「吴先生你太客气了,指教可不敢当啊!」

  「当得的,当得的,我是晚生后辈,初到社会做事,人生的经历,和社会的经验,都需要向前辈们学习、讨教才对。」

  「吴先生!你的学识和修养都很不错,人又谦虚有礼此时下社会上的一般年轻人好得太多了,可惜我不是大公司的老板,不然的话,我真想提拔你呢!」「谢谢!何夫人你太过奖了,不管你是不是大公司的老板,但是你总归是我的长辈,有道是:「敬老尊贤」是年轻人应该有的礼貌和美德,我们中国人是礼义之邦的大国,更讲究「长幼有序」,所以我还是要再次的谢谢何夫人的夸奖及指教。

  「给你这一说,我倒是真的不好意息,像你这样谦恭有礼的把我当作长辈,那我就不客气而托大了,也把你当成子侄看待,吴先生谅不见怪吧?」「我怎么会见怪呢,欢喜都来不及哩!」

  「嗯!我们就这样说定了。这里人多嘴杂,明天你下了班之后,在XX大饭店的中餐厅等我,我请你吃晚餐。现在你还是去忙你的吧!有什么话,我两明晚再谈谈,你先去吧!」

  「是!何夫人!晚生告退了。」

  第二天傍晚在XX大饭店的中餐厅一张餐桌上,一对在年龄上,虽然差距悬殊,若从外表看起来,又好似一对母子的男女,边吃边聊,状甚愉快。

  餐毕,两人又转到一家情侣咖痱厅去,选了一个暗角的火车卡座相对而座,一边饮着咖啡,一边闲聊着。

  其实这一对年龄相差似母子的男女,心中却都怀着鬼胎,互相都在打看对方的歪念头、邪脑筋、坏主意呢!

  一个是想尝一尝,年轻力壮,龙精虎猛的少男滋味。

  一个是想尝一尝,丰腺成熟,风韵犹存的徐娘滋味。

  只不过,还没有发展,到表面化而已,尚隐藏二人的心中。

  有道是:「姜」是老的辣, 「人」是老的精。这两句一话一点也不假。

  何夫人的心中也了解到,在这个新潮时代的年青男女们,对「性爱」之事虽然开放得很,像吴志昆这位廿多岁的大男孩,在和这位年龄相当的女孩子身上,一定会采取主动的攻势,去猎取他心目中的「猎物」的。可是,今晚遇到了我这个比她大廿多岁的中年妇人,他心中一定有所顾忌,而无从下手,才迟迟不敢有所行动。

  照此情形下去,自己若不采取有效的行动或暗示的话,那就吃不到这只「小公鸡」的嫩肉,也尝不到那少男的滋味啦!岂不白白的浪费了自己的心愿吗!

  于是先用言语来试探他一番,看他是否懂得男女之间的风情事儿,若是他还不了解时,自己也只好探取积极的手腕了。真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来它个「霸王硬上弓」,也在所不惜,只要能达到目的,吃到这块「嫩肉」为止。

  「志昆!来!来坐到我的身边来人,我有话问你。」「是!何夫人」志昆依命,移至到她的身边坐下。

  「我问你,你今年多大岁数了?」她握着他的手轻轻抚着问他。

  「我今年廿六岁了,何夫人。」志昆知道这位贵妇人在开始引诱自己啦!则将身体依靠过去,肩靠肩的紧紧贴着她,还故意用手臂去碰触她的一个大乳房,软中带硬,弹性十足。

  这一碰触,使何夫人骤然打了一个寒颤,道:「志昆!你的手臂碰到我…… 我……」「对不起!何夫人,我不是故意的。」

  「没……没关系,我不会怪你……」

  「志昆!你今年廿六岁了,以你的年龄来说,比我的独生女大三岁,我都可以做你的妈妈了,再说我也没有儿子,我也蛮喜欢的,你也蛮讨人爱的。自从昨晚在庆祝酒会中遇见你之后,你的人品及谈吐我都很欣赏,我就有心想收你做干儿子,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资格当你的干妈妈呢?更不知你是否愿意呢?」「夫人,你当然有资格嘛!撇去你贵夫人的身份不说,你的独生女儿只比我小三岁,你做我干妈是绰绰有余的!我哪有不愿意的道理,干妈!你说是吗?」「哇!你叫我干妈了,我好高兴啊!干儿子,心肝宝具,你要干妈送一份什么见面礼给你呢?」何夫人高兴得一把将志昆搂袍在怀,频频亲吻他的面颊。

  志昆的一边面颊被何夫人吻着,另一半面颊则紧紧地靠在她的乳沟中间,感到温暖极了,也肉感极了。于是,他一面把脸颊揉搓着她那两颗大肥乳,一面说道:「干妈!你真的要送见面礼给我哇!」

  「当然是真的呀!傻儿子,干妈怎么会骗你呢?你是干妈这一生所收的第一个干儿子,又是干妈所喜爱的心肝宝贝儿子,你说,你喜欢什么?再贵的东西,干妈也会买来送给你。」

  「我喜欢的东西,并不需要用钱去买,只怕干妈舍不得送给我。」「小宝贝,你把干妈看成那么小气呀!只要你说得出,不论价钱贵贱,干妈都舍得送给你。」

  「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快说嘛!」

  志昆将嘴唇贴在她耳边,悄声说道:「我只要干妈你这两颗大肥奶给我摸、给我吃就行了。」

  何夫人一听,再加上他的脸颊在乳房上一揉搓,顿时心神俱荡,心中想道:

  这个小伙子还真解风情,可能已是玩女人的老手了,自己本来要施展出勾引他的手腕,自己还没使出来,他倒先发动攻击了。

  「好小子!嘿!你还真有一套。」心中虽然感到高兴,但是表面故作生气的逗着他说:「要死啦!干妈的奶怎么可以给你摸、给你吃呢?真太不像话了。」「干妈!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呢?你不是说过只要我说得出口,你都可以送给我吗?」

  「没错!我是说过这句话,但是……你要干妈的奶……这……这……怎么行呢?再说,女人的乳房除了给丈夫和儿女小的时候吃奶之外,也不能给别人吃、摸哇!」

  「这句话你倒说对了,有道是:『有奶就有娘』,你是我的干妈,我是你的干儿子,你的奶当然要给我吃、给我摸呀!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嘛!你说对不对?

  我的亲干妈。」

  「对,你个头哇!你又不是小婴儿,有什么好吃的、好摸的嘛?」「我就是不是小婴儿,吃起来才能使干妈你过瘾,摸起来才能使干妈你痛快嘛!」

  「死相!越说越不像人话了,干妈狠起来,真想好好的打你一顿,教驯教训你这个不孝之子。」

  「干妈说我说的不像人话,那么就算它是『骚』话吧!干妈!你知不知道,男女在做爱的时后,都喜欢听『骚话浪语』呢!」「坏儿子!你呀!真是坏死了,什么『骚话浪语』,我才不懂。」「干妈,不懂才怪,亲干妈!把你的大肥乳给我吃、给我摸,好不好嘛!不然,你就是不喜欢我上这个干儿子了,是吗?」「好了!小冤家!别揉了!干妈的魂都快要被你揉掉了。」「干妈要是不答应,我还要揉,揉到你的魂真的掉了,揉到你非答应不可为止。」

  志昆说罢,不但用脸颊去不停的揉,并且还伸出一只手去揉、掐她的两粒奶头。虽然隔着一层乳罩和一层旗袍,但是手指上已感觉到她的奶头已被掐得硬挺了起来。

  何夫人被他揉掐得全身直抖,酸痒难当,娇喘呼呼的道:「真的?你不反悔呀!」

  「是真的,我决不反悔。好,那我们走吧!」

  「走到哪里去呀!」何夫人一时摸不着头脑问道。

  「亲干妈!带你到我的住处去,难不成在这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让你脱掉旗袍和乳罩,给我吃奶、摸奶呀?」

  「这……这不像话……警察不把我俩抓了去才怪!」「我也觉得不像话嘛!那么,快走吧!」

  于是二人结了帐,走出咖啡厅,坐上计程车,驶往志昆的住处。那是他租赁的一层公寓楼房,两厅两房还蛮宽大干净的。

  二人进入客厅,志昆便迫不急待的把何夫人紧紧搂袍在怀,亲吻她的樱唇,手在她高挺丰满的大乳房上面抚摸着。何夫人也热情的伸出香舌,互相舐吮的狂吻起来。

  经过一阵热吻,二人都进入兴奋、激情的状态中了。

  志昆一把将她的娇躯抱了起来,就往房中走去,到了房间再把她放了下来,站在床边,动手为她解脱身上的旗袍,再拿来一只衣架,把旗袍挂好吊在衣橱里面,回头再去替她解掉乳罩。

  「哇!」她那一双丰满肥挺的大乳房展露在志昆的眼前。深红色像葡萄一样大的奶头,和那深红色色大乳晕。好美!好性感!比起丽芳那两粒鲜红似草莓般的奶头,看在眼里,另有一番不同的情趣。

  于是,一伸手握住一颗大乳房,是又搓、又揉、又掐起来。低头用嘴唇含住另一颗乳头,是又舐、又吮、又吸、又咬,又用舌尖去舐她的大乳房,周而复始不停的玩弄着,弄得何夫人全身好像万蚁穿心似的,酥麻酸痒,难受死了,但又好受极了,使她忍不住这种痕痒的滋味,双手紧紧抱着志昆,上挺肥乳、下挺阴户紧紧贴着他的大鸡巴,扭动细腰肥臀,不停的去磨擦。

  口里浪声叫道:「乖儿……啊啊……干妈……真受不了……啦……痒……痒死我了……哎呀……你……你咬轻一点……会……会痛……别……再舐……再吸了……你……你真要我的老命了……啊……啊……」志昆看她的神情,知道她的欲火已被自己桃逗起来了,一边不停的舐吮、揉摸着,问道:

  「亲干妈!我不是对你说过吗?我比婴儿吃你的奶时,能使你有意想不到的过瘾,摸你的奶,更能使你有意想不到的愉快,对不对呢?亲妈妈。」「对你个死人头,你这个小鬼头,把干妈……快要整……整死了……你…… 你还在说风凉话……你呀……真坏死了……喔……喔……」「亲干妈!你等着瞧吧!还早呢!好的还在后头呢!」「什么?你说什么好的还在后头呢?你是不是,还要整我呢……乖儿子…… 像现在一样……干妈都快要被你整死了……求求你……别再整妈妈啦……再整下去……我真受不了……啦……」

  「亲妈妈!我不会整你的,我所说好的还在后头呢!这句话的意思,是让你能得到更舒服痛快的感受,知道吗?」

  「是什么更舒服痛快的感受哇!乖儿!」

  「你是过来人,不是明知故问吗?」

  「你说得没头没脑,不清不楚的,我怎么知道呢?」「干妈,我问你,我俩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最终的目的,当然是『做爱』啦!这不是能使你得到更舒服痛快的感受吗?」「还怎么可以呢?」其实何夫人的芳心早已想和他共赴楼台,同游巫山,共享鱼水之欢了,可是,她还故意的逗逗他。

  「为什么不可以呢?」

  「我是你的干妈啊,我为了达到你做儿子要吃、摸干妈的奶之心愿,才跟你来你的住处,现在已经让你吃了、也摸了,已达到了你所讲的『有奶便是娘』的心愿啦!不管怎么说,我俩的『母子』情份已定,怎么还可以能有进一步的关系呢?这岂不成了『乱伦』吗?」

  「哎呀!我的亲干妈,我俩又没有血统关系,只不过是口头上认成『母子』而已,连其他什么人都不知道,算什么『乱伦』呢?再说,以干妈这样的年龄来讲,你的丈夫最少巳在六十岁左右了,干妈正是俗语所讲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似豹』的虎豹年华,也正是女人的生理成熟到了颠峰的状态时期,对性生活最浓厚最需要的时候。我不相信你的丈夫他能够满足你?能够使你舒服痛快?」

  志昆的还一番话,正说中了何夫人她心坎里的苦衷,其夫虽然才五十余岁,近数年来,早已阳萎体衰了,虽然家财万贯,看过无数的医生打针吃药。但是,一来酒色过度,二来岁月不饶人,再怎么样进补,也还是不行了,每次在行房事时,不是疲不能举而无法入港办事,就是后继无力而早泄。

  有时真把何夫人急坏了,为了自身那难忍的性欲急需要发泄,替他手抚口含百般挑逗,虽然勉为其难的呈现挺举状态,可是进到了港湾之中,经不起十几下的挺耸颠簸,连一分钟的耐性都没有,就弃甲丢甲,一败涂地了。

  这种情形,使何夫人是更形难受得要死。「有,比没有还更难受!」女人最怕的就是与丈夫或是爱人在「做爱」时,遇到还样无用的对手,那种滋味好似肚中饥饿已极者,祇给他一点点的食物吃,哪里又能充得了饥,止得了渴呢?是一样的道理。

  「怎么样?干妈!你想通了吧?」

  「这个……」

  「干妈!别再这个那个的了,人生几何?得欢乐时且欢乐,不然的话,活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乐趣呢?干妈!你不想尝尝豫我这样年轻力壮,鸡巴粗大的小伙子的滋味,你会后悔终身的,干妈!你看!」志昆说罢飞快的把衣裤脱得清洁溜溜,赤身露体的站在她的面前,把个高翘硬挺的大鸡巴给她看。

  何夫人的美眸看得发出了异样的光彩来,死的盯看不放,眨都不眨一下。

  「哎呀!我的妈呀!」心中暗暗叫了一声,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人不但生得英俊健壮,大鸡巴又生得粗长硕大,估计起码有八寸左右长,二寸左右粗,尤其那个大龟头,比鸭蛋还大,都快翘贴到小腹下啦!吓死人了,好雄伟的一条大鸡巴。

  真想不到他的鸡巴比自己丈夫的粗长了一倍之多,假若被它插进自己的肥穴里去。是否能吃得消呢?更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呢?

  心里怀着是又爱又怕的两种心情,但是表面上不得不装出一付女人应有的羞怯出来,口中说道:「要死了……你真不害躁,怎么把这个丑死人的东西给干妈看,太不像话了。」

  「好干妈!丑什么?它不但不丑,而且还是女人最喜欢的心肝宝贝哩!来!

  让我替你把三角裤脱下来,给你尝一尝,儿子的这条大鸡巴看看,保证会让你尝到那意想不到的美妙滋味,使你回味无穷,天天都会想念我的大鸡巴,日夜都想它来肏你的小肥穴,让你爽歪歪,我的好干妈、亲肉妈。」「你呀!是越说越难听了,叫得也真肉麻,什么女人最喜欢的心肝宝贝,我才不喜欢、不希罕呢!」

  「我才不相信你不喜欢,不希罕呢?等你尝过了味道,恐怕你就要天天缠看我给你爽歪歪呢!」

  「你呀!真是我命中注定的魔星、讨债鬼、小冤家。」何夫人也不再故意做作去挑逗他了,其实她自身亦是情欲亢奋,急需他的大鸡巴狠狠的捣她一顿,杀杀火、止止痒,使她发泄发泄,满身的欲火,方才为快哩!

  志昆脱去她的三角裤,何夫人已是一丝不挂,他双手把她抱起放在床上仰躺着,自己再爬上床去,用反方向半卧在他的身侧后,先仔细的欣赏一番何夫人那雪白丰腴、性感成熟的胴体。

  志昆是生平第一次欣赏成熟的中年妇人之胴体,心中那股兴奋的劲,自不待言了。

  「哇!」志昆低呼了一声。原来何夫人全身最美艳迷人的地方,被他一览无遗了,雪白而生有数条浅灰色皱纹的小腹上,长满了一大片浓密乌黑的阴毛,把整个小腹及阴户全部都盖得满满的,雪白的娇躯上,红、白、黑三色相互成映。

  红的是如葡萄似的奶头,白的是细嫩柔滑的肌肤,黑的是迷死人的芳草,再加上那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以及腋窝(又称骼肢窝)下的两团鸟黑的腋毛,不但性感迷人,而且更勾人心魄。

  「干妈!你这里好美呀!」

  「不要看嘛!羞死干妈了。」

  「有什么好害羞的,我不但要仔细的看个清楚,而且还要又亲它、吻它、舐它、吮它、咬它呢!」

  志昆说罢,用手在她那浓密的阴毛上轻轻抚摸着,只听一阵「沙!沙!」之声不绝于耳,再抓起一把往上一拉,好长呀!起码有三、四寸长。

  手再往下滑,可是却无法发现她的桃源洞口,因为她的阴毛太浓、太厚、太长了,把整个阴户全部盖住了。

  志昆拨开她的两条粉腿,再用手指分开了浓密的阴毛,这才发现了她那个春潮泛滥、饱满肥凸的桃源春洞,那是男人的乐园,销魂的仙境,温柔之乡。也是「美人窝、英雄冢」。

  毛茸茸肥厚的大阴唇以及粉红色的小阴唇都显了出来,他用手触在上面,湿淋淋、滑腻腻弄得一手的淫水。再用手指在那粒艳红色的大阴核上面,轻轻地揉捏一阵,手指轻轻地又向她的阴道滑进去,扣挖着。

  「啊……啊……」她像触了电似的,张开了那双勾魂的媚眼望看志昆,心胸在急剧起伏跳动着,细腰肥臀摄摆着,口中叫道:「呼……坏儿子……你……你挖得……干妈……难受死了……」

  「亲干妈!你别穷哄,好不好,才刚刚开始嘛!好戏还在后头呢!你就暂时忍耐忍耐吧!我的肉妈妈。」

  「小冤家……你……你可……不能故意整干妈啊!知道吗?」「我知道!亲肉妈!我怎么会故意地整你呢!我是要让你尝一尝新奇而美妙的滋味嘛!」

  「你要让我尝些什么新奇美妙的滋味呢?小宝贝!」「我问你:亲妈妈,你丈夫有没有和你玩过口交过?」「什么口交?我不懂嘛!」

  「哎呀!亲干妈!你别土啦!连口交都不懂,真是太落伍了。」「坏儿子,干妈不懂才问你嘛!还骂我土哇、落伍啦!没错,干妈是四十多岁的人啦!我承认是土、是落伍,当然没有你们年轻人心潮、时髦、开放啦!」「亲干妈!别生气嘛!儿子是无心冲口而出的,请你原谅,好吗?」「乖宝贝,干妈,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我的心肝宝贝。」「那儿子就放心了,我亲爱的肉干妈、亲妈妈。」「乖儿子!那你就把『口交』是个什么玩艺,讲给妈妈听吧!」「好吧!我讲给你听!『口交』就是男人去舐吮女人的小穴,女人含吮男人的鸡巴,懂了吗?」

  「要死了……那……那多脏呀!」

  「脏什么?那也是人体身上的一块肉嘛!再说,那一个人敢说他(她)不是从女人身上的那个小洞眼里生出来的,谁又敢说声『脏』呢?」「话是没错,世界上所有的人类都是从女人(母亲)身上那个小洞生出来,可是我总觉得怪怪的,再说干妈是旧式婚姻时代的女人,每次行房事的时候,都一定关了电灯才办事,就算是有什么不满的地方,也不敢对丈夫表示出来,更别说什么『口交』了,那不被丈夫视为淫贱的妇人看待才怪呢!」「所以我说,你太落伍就是这个原因,现在这个时代,不论男女老少,都追求新潮和浪漫,讲求剌激及享受,人活在世界上,为的就是要吃、喝、玩、乐,才不辜负来到这个花花世界一场。像和干妈同一年龄的妇女,都要讲求『三从四德』,把夫妻行房之事认为是做妻子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她们生活在那种封建、守旧、古老,而又落伍的时代里,什么事情都是认命了,就是有所不满,也只有压抑在心里,而不敢表示出来。

  现在的时代不同了,不论男女老少,也不管对方是否有配偶,或是有爱侣,只要是双方相爱相悦,就一起到宾馆去开房间做爱,为所欲为的去享受『性爱』的滋味和乐趣,他(她)们绝对不会有像你们那样的想法,把做爱认为是在尽义务。而是使自己本身真正能得到『性爱』的享受和乐趣及满足感,才是唯一的目的。」

  「我真羡慕现在的年经人,能够自由自在的享受如此新潮浪漫而开放的『性爱』滋味,我要是晚生个廿几年,该多好呀!」「干妈!你从现在起开始享受这新潮、浪漫、刺激而开放的『性爱』滋味,也不晚呀!」

  「干妈毕竟年纪太了,再说我总归是有丈夫有女儿的中年妇人啦!心里面或多或少都有点不太自在嘛!尤其和你这样的年轻小伙子……偷偷摸摸的……」「亲妈妈!你要知道,越是偷偷摸摸的,才越有情趣呢!你也不要去想那么多,你只要放开心胸去尽情的玩,尽情的享受,不要当作是在家里和丈夫在行房事,尽义务那样死板的墨守成规。必须要多彩多姿,花样翻新的去玩,这样你才能够近幸而又能够得到真正的『性爱』的乐趣和真谛。知道吗?」「嗯!好嘛!干妈全听你的。那么……你就教我怎样『口交』吧!」「好的!你先把手握住我的鸡巴含在口里,再用舌头去舐我的龟头和马眼,然后再用嘴唇去吸吮,或是用牙齿轻轻咬龟头的棱沟,像吃冰棒那样舐吮一样,不时再套进吐出的,来回不停的做就成了。但是你要注意,千万不能使我的鸡巴碰刮着你的牙齿啊!不然弄破了皮,就舔不成了。」何夫人应了一声「嗯!」伸出玉手握住志昆的大鸡巴,张大了樱桃小嘴,轻轻含着那个紫红硬挺的大龟头。

  「啊!好大呀!真像三、四岁小孩的拳头一样大。」塞得她的小嘴满满的,她就照着志昆教她方法,开使用香舌试着他的大龟头及马眼,不时又吸吮轻咬,吐出套进地不停玩弄着。

  「啊!亲干妈……好舒服……过瘾啊……」

  志昆也是第一次被女人用嘴舌舐吮吸咬他的大鸡巴,第一次品尝到如此美妙的滋味,龟头麻痒痒的感觉,扩散到全身四肢百骸,酥麻到了心底深处,这种奇异的感受,若非是尝过其中滋味的过来人,是无法了解的。

  志昆为了报答美人的「恩赐」,将嘴也靠向她的桃源春洞口,伸出舌头舐食她那略带咸腥味的「蜜汁」和「花蕾」。

  何夫人也是生平第一次被异性去舐吮她的阴户,尤其是那粒大似花生米的阴核,被他舐吮得真是酸、麻、酥、痕、痒,五味俱呈,那种从来没尝试过、经历过,享受过的滋味和舒服劲,绝非作者的一枝秃笔能形容于万一的。

  她现在是亢奋不已,欲焰高炽,全身颤抖,使她差不多要进入了疯狂的状态之中,畅快得淫水潺潺而出,一发不可收拾地流个不停,流得志昆满嘴都是。

  「哎呀!乖儿子……你舐得我……心里好难受……我……受不了……啦…… 你别……别再舐……再吮了……啊……你……你咬轻点……干妈那……那粒小肉丁……被……被你咬得……酸痒死了……要命的小冤家……我要……又泄了…… 啊……」「亲肉妈!你舐得我的鸡巴头……好美……好舒服……你再多舐几下……多吮几下……对……对就是这样……亲妈妈……舐快一点……再套重一点……也吮快一点……对……对……你真棒……一学一就会……好捧……真是太棒了……」志昆一边舐食她的淫水,一边舒服得大叫。

  何夫人亦被舐吮得心花怒放,魂飞魄渺,她的小嘴还含着志昆的大鸡巴,好像棒似地,听了他的赞美之后,更加快速猛吮猛舐,吐出套进地忙得不亦乐乎!

  她感到自己的阴户之中,又麻又痒,真是畅美极了,舒服透了,欲火高烧,心脏更急促地加快跳动,把她那个肥凸多毛的小穴,用力的,再用力的向上挺,向上挺,恨不得把他的舌头全挺进去。

  「亲儿子!小心肝……你舐得干妈的魂……都……都飞上天去了……我好难受……啊……难受死了……我快要不行了……我又要……又要泄了……泄给亲儿子了……哎呀……泄死我了……」

  志昆的大鸡巴被她舐吮套弄得坚硬似铁棒,青筋暴露,胀得发痛,似亦无法忍受下去了。再抬头一看,何夫人那娇美的粉脸,是春意盎然,一双水汪汪的媚眼,半开半闭,那种骚媚淫浪的模样儿,真是勾人心魂。

  志昆一见她这种表情及状况,知道这位娇艳的中年贵妇现在已经进入了性饥渴的颠锋高潮以及疯狂的状态中。如果再不给她一顿又凶又狠的抽插,肏她个死去活来,让她吃到了甜头,她不恨死你才怪!

  于是志昆翻身下床,抓住她的双鲗,将她先拉到床边,顺手拿了个大枕头塾在她的肥臀下面,再将她的两条粉腿分开抬高,这样一来何夫人的那个多毛而肥凸的阴户,是更形凸出了。

  他则站在床口,用「老汉推车」的姿式,用手握住大鸡巴,将大龟头抵在她的阴核上,一上一下的先研磨一阵。何夫人被他磨得浑身奇痒无比,粉脸煞红,春情洋益,媚眼如丝,娇喘呼呼,淫声浪语的叫道:

  「小宝贝……乖儿子……干妈的小穴……被你磨得痒死了……别……别再磨了嘛……别……别再挑逗我了……干妈……实在受不了了……啊……快……插进来吧!」

  志昆眼观骚样,耳听浪声,心中暗想,现在的她是那样的风骚淫荡,哪里还有一点贵夫人的模样,简直比妓女还风骚淫荡十倍呢!

  难怪常听人说:「女人的感情最善变,女人的心也最难捉摸。」此话一点点没错,像何夫人这样有钱的贵妇人,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极尽奢侈的享受,应该是心满意足了。然而,还是无法使她心满意足,她所需要的除了豪华的生活享受之外,那就是更需要异性的慰藉来填满她身心的饥渴与空虚。

  这不光是何夫人一人如此,社会上其他的女性若处在和何夫人同一样的情况之下,不论贫富、不论年龄,只要她们的、身心健康,生理正常,都是需要一位能够满足她们身心的男士去抚慰她、填满她的。

  社会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红杏出墙」的妇女,不惜冒险去「偷情」呢?为什么离婚的案件又有那么多呢?就是还个原因。

  严格的说,这不能怪女人的感情善变,而捉摸不到她的心,只能怪做丈夫的无能,「房帷不振」,使做妻子的「吃」不饱,当然她们要「饥饿起盗心了」,去偷偷打点野食来充饥止渴啦!

  志昆被何夫人的娇媚淫态所激,血脉贲张,阳具暴胀之用力往前一挺,「噗滋!」一声,大龟头应声而入。

  「哎呀!我的妈呀……痛……痛死我了……」

  志昆感觉到大龟头被一层厚厚的软肉,紧紧夹着,内热如火,好像放在一个热水袋中似的,舒服极了。

  真想不到年过四十五、六的何夫人,阴户依然是那样的紧小,自己真是艳福不浅,能肏到这样美丽娇艳,而又高贵贵的尤物,听她叫得那么痛苦,于是生了怜香惜玉之心,暂停不动。

  「干妈!很痛吗?」

  「嗯!……小宝贝……刚刚你那一下是真痛死我了,现在你不动……就没那么痛了……乖儿……干妈的穴小……除了我那老头那一条短小而又不中用的鸡巴之外,从未被像你这样的大鸡巴肏过,等一会你要轻一点,慢一点来……你要爱惜干妈……知道吗……不然……我真会吃不消的……乖儿……」「亲妈!我会爱惜你的,刚才你一叫痛,我不是马上停止不动了吗?待一会玩的时候,我会轻轻的、慢慢的,不但不会使你痛,而且还要使你得到无限的乐趣和满足,你只管放松心情玩吧!」

  「嗯!这才是吗的乖儿子,小宝贝……乖儿你动吧……」「好的。」志昆答应一声,把屁股一挺,大鸡巴又进去了三寸多。

  「啊……小宝贝……好痛……停……停一下……妈的小穴好痛……」志昆一听马上停止不动,看她紧皱着眉尖,一付疼痛难耐的模样,问道:

  「干妈!你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而且又生过孩子,为什么你还受不了呢?

  我真奇怪,为什么我的女朋友,她比你小了廿多岁,而且又是处女,她也受得了呢?」

  「小宝贝!这你就不知道了,男女的生理构造虽然在外型上大致都是一样,但是各有不同,就拿面貌来说吧!每个人都有同样的五官,可是各有各的长相不同,男女的生殖器官也是因人而异。你们男人,有的长得粗大、细小、有长、有短;有的龟头硕大,有的龟愿尖小。我们女人,有的阴阜肥凸高挺,有的扁平低凹;有的阴唇肥厚,有的则瘦弱;阴壁腔道有松、有紧;阴壁肉有厚、有薄;阴道有深、有浅……等等不同的类型。知道吗?」「嗯!知道了,原来你们女人的阴户还有这么多的奥秘哇!」「奥秘的地方还多看呢!」

  「既然有那么多的奥秘,干妈请你讲给我听一听好嘛?」「小宝贝!这些奥秘,祇可意会,不能言传,知道吗?」「嗯!我知道了,等一会我就能『意会』到了,是不是?干妈。」「乖儿!你真聪明,干妈一点你就懂了。」

  「干妈!我问你,你的阴户是属于哪一种类型的呢?」「我的阴户,外面是肥凸高挺,大阴肥厚,看起来好像一个大肥穴似的。其实我的阴壁肉肥厚,腔道自然就会紧小,可是我的阴道很深,花心也生得很深,每次和我老头行房事时,他的龟头从来也没有碰到过我的花心一下,也不知道是我的太深呢?还是他的太短了?」

  「那你老头的鸡巴硬起来有多粗多长呢?」

  「比你的细、短快一倍。」

  「我的鸡巴自己已经量过了,硬起来,长八寸四,粗二寸六,照你说的,你老头的鸡巴硬起来,只有我的一半大,长是四寸二,粗是一寸三,未免太短太细了。当然无法碰到你的花心啦!那现在你试试看,等一下我的龟头能否碰到你的花心,你就知道深浅、长短了。」

  「小宝贝!你的那么长又那么粗,一定能碰得到,我们女人就是喜欢像你这样粗长、硕大的鸡巴,肏得才会痛快、满足。」「那是为什么呢?你们女人非要男人的鸡巴粗长硕大才肏得舒服痛快吗?」「因为粗壮的在插进去后,才有胀满的感觉,而长的才可以抵到子宫。也就俗语说的『花心』,龟头硕大的在一抽一插时,那大龟头的棱角磨擦看阴壁上的嫩肉,才会产生快感。小宝贝!粗长硕大的阳具,对女人有这么多的妙处,你想想看,哪一个女人不喜欢它,而爱得发狂呢?」「哦!原来如此,那么细短瘦的鸡巴,女人就不喜欢了?」「那也不一定,有的女人阴户生得浅小,粗长硕大的鸡巴又可能不太适合于她,而短小的鸡巴倒蛮适合她也说不定。总之,我以女人的立场来说,大多数的女人还是喜欢粗长硕大的鸡巴的,其原因,就是我刚才所说的以上那些优点及妙处。」

  写到这里,恕作者暂时打断一下,诠叙及分析男女性器小协调之害处,以供读者诸君作为参考。

  男人的体格高矮不一,胖瘦不等,这是天生的遗传,以及后天的发育,一个人的高矮胖瘦,是无关紧要的。祇要他能有均匀的发育,健全的体格及充沛的精力,就是一个健康幸福的人了。

  但是有些男人的发育不均匀,外表看起来蛮不错的样子,偏偏其性器发育不良,好似孩童的一样,这种造成发育不良的原因,大多数是在少年时,正在发育的时期年幼无知,不慎患上手淫过度,或是过早涉足花丛,而捐坏了肾脏机能,致发育窒碍,肾腺萎缩,不能像同年龄者那样正常的发育。

  (四)

  而且,斩伤过度到了严重时,会患上并发症──阳萎及早泄的毛病,或是见色流精,更严重时,一触即射。

  因为肾脏机能被损坏了,精关已松弛不牢固啦,无法控制了,说句不中听的话:「这哪里像个男子汉、伟丈夫呢?简直和废物差不多了嘛!」若是在公共厕所或是浴池洗澡时,见到别人宏伟硕大的阳具,自己的和他一比,真是小巫见大巫,自己的实在太渺小了。

  由此而充满了悲观、悔恨、自卑的心理,连女朋友都不敢去交,对将来的婚姻生活,而存有严重彷徨及不安的心理压力,迟迟不敢娶妻成家,恐怕婚后得不到美满的果实。一想念至此,内心则痛苦万分,真是遗憾终身。

  俗语说:「男怕短小,软弱早泄。」就是这个原因。

  就以何夫人她以女人的立场所说的,大多数的女人还是喜欢男人的鸡巴,粗长硕大、钢劲有力,经久耐战,谁又喜欢自己的丈夫或是爱人,是个短小软弱的「银样的腊枪头」呢?

  作者写这一小段插曲的目的,是希望赞者诸君,切莫斩伤过度,须好好保养贵体,为了您及幸福美满的将来着想。

  诚如作者拙着的一段开场白,需切记而慎之!

  志昆听了何失人的一番解说之后,便问道:「干妈,那我的鸡巴你喜不喜欢呢?」

  「小宝贝!你的鸡巴是女人梦寐以求的珍品,宝贝!干妈怎么会不喜欢呢?

  乖儿,别再多问啦!干妈小穴里面好痒,快插吧!」「好的。」志昆一听,用力一挺,又肏进去了三寸多。

  「啊……啊……好痛……轻一点……痛死我了……喔……」何夫人现在感觉阴道内疼痛欲裂,大声叫嚷:「干妈!你再忍耐一下,儿子的鸡巴还有一寸多没进去哩……侍会全进去了……就苦尽甘来……你会更舒服、更痛快啦!」

  何夫人一听,还有一寸多没进去,吓得心惊腿颤,说道:「哎呀!……我的妈呀……现在我都感到吃不消了……你还有一寸多没插进去……要是全部都插进去的话……岂不把我插穿了……插死了吗?」

  「我的亲肉妈!世界上哪有肏穴插死人的事呢?你是听过?还是看过?你已经是一位生过一个女儿、玩过肏穴游戏已廿多年的过来人了,别再说那些傻话了吧。」

  「可是,真的好胀、好痛呀!」

  「亲妈妈!因为我的阳具粗大,而你的穴肉肥紧小,当然使你有胀痛的感觉嘛!再说,你们女人的阴户是有伸缩性的,不然那么大的婴儿,又怎么生得出来呢?」

  「话是不错,我们女人的阴户是有伸缩性,为的就是生孩子,你有没听过,『女人怕长不怕粗』的一句话呢!」

  「我当然听过,不过长的才能碰得到女人的花心嘛!才能产生快感,你刚才还说短小的碰不到花心,女人不太喜欢吗?」

  「嗯!我说不过你这张利口,反正今晚我是『舍命陪君子』,要受苦受难熬到底了。」

  「干妈!你别说得那么可怜兮兮的嘛!『性爱』是使双方面得到最高的享受与欢乐,你要放开心胸尽情去玩,最多是痛一阵就过去了,而苦尽甘来,舒服痛快啦!」

  「嗯!好嘛!」

  「干妈!我要挺啦!」说罢!也不等她有所反应,屁股用力一挺,大鸡巴已整根插到底,大龟头已插入子宫里面去了。

  「哎唷……我的妈呀……痛死干妈了……」

  何夫人大叫一声,全身一阵颤抖,子宫紧缩,包住他的大龟头,一股淫水被大鸡巴挤压而出,只感觉到阴道之中,和子宫里面好充实、好胀、好痛,而又痒酥酥、酸麻麻的,真是五味杂呈,难以形容,而妙不可言。

  志昆此时也感到,大龟头好像被一个热水袋,紧紧的包住一样,舒畅极了。

  「干妈!很痛吗?」

  「嗯!好痛……又好胀……真……真要被你肏死了……」何夫人的花心在一阵收缩之后,又一阵松开,不停的吸吮着他的大龟头。

  志昆被吸吮得快感传遍了四肢百脉,舒适透顶,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所尝到的滋味。

  虽然,他和丽芳做爱已有数次之多了,但是丽芳毕竟还是个初尝人生性爱滋味的「雏鸡」,娇嫩而椎气未脱的少女,在性经验及「床功」方面,哪里能够和这位半老徐娘,并积有廿余年性经验的何夫人相比美呢?这就是「雏鸡」和「母鸡」不同的地方啦!难怪会令志昆产生出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适畅美感。

  而饱尝异味,直乐得他心花怒放的叫道:「哎呀!我的亲妈妈,真有你的,想不到干妈的外表又娇又艳,小肥穴的内功更棒,像个会吃人的小嘴似地,舐吮得我的鸡巴头酥麻,酸痒死了。亲妈妈!你真有一套啊!」「小冤家……你快顶死我了……还说风凉话来……来调笑我。」「亲妈妈!说真格的,你的小肥穴真紧,里面又热,真想不到中年妇人的小肥穴,玩起来是这么好、这么棒、这么美,又这么舒服,而令人销魂蚀骨,你的丈夫真是艳福不浅,娶到你这样的太太,能够天天和你做爱,我真羡慕死了。」「死相!你玩了人家的太太……还说风凉话……你呀……真是得了便宜…… 还卖乖……真……真恨死你了……」「那么,我不玩算了。」

  「不……不……干妈要你玩……你……你只管尽情地玩吧!」「你不是骂我『得了便宜还卖乖』吗?你不是说恨死了我吗?那我就把大鸡巴拔出来不玩了,岂不干脆了当!」

  「不……不不……不要拔出来了……你要是把它拔出来……我会真的恨你一辈子的……亲儿子……小心肝……就算妈妈骂错了你……错怪了你……可千万不要……不要拔出来……求求你……好吧?」何夫人一听他要拔出大鸡巴不玩了,那岂不是比要了她的性命还难受吗?只好苦苦的哀求他。

  「亲妈妈!我是逗着你玩的,看你那一副着急的劲,我的亲妈妈像你这样娇艳如花、雪白粉嫩、丰满性感、勾人心魂的大美人,我会舍得拔出大鸡巴,弃之不玩吗?」

  「死相……你真坏死了……尽在逗人家……欺负人家……」「哎呀,我怎么敢欺负干妈呢?别人想玩干妈的小肥穴,『门儿』都没有,我能够玩到干妈的小肥穴,真是前世修来的艳福,干妈要是真的恨起来,不让我玩,那就惨了。」

  「你呀!再敢逗我、欺负我,就有你好瞧的。」「是!亲干妈,儿子下次不敢了。」

  「嗯!那还差不多,别再多说了……小肥穴里面好痒……好难过……你…… 你快动吧……」于是志昆开始轻抽慢送一阵起来。

  「啊……小宝贝……我好舒服……好痛快……干妈……头一次尝到这……这样的好滋味……乖儿……动……动快一点……」何夫人被他肏得浑身酥麻、媚眼如丝、花心颤抖,淫水在不停的往外直流,肥大多肉的粉臀,在不停的挺送迎合他的抽插,娇喘呼呼,香汗直流,淫声浪语的叫道:

  「小心肝……小宝贝……我好痛快……好美啊……快、快……再快一点…… 也……也用力一点……把干妈……肏死算了……我要……要上天了……哎呀…… 我的小丈夫……亲夫……小穴要……要泄了……泄……泄给我心爱的亲儿子…… 亲丈夫……啦……」何夫人的浪叫声,以及那骚荡淫媚的表情,剌激得志昆好似出闸的猛虎,猎到了「猎物」一般,狠吞虎咽的咬噬食之,双手紧紧抓住她那两只圆浑的小腿,用足气力,一下比一下猛,一下比一下狠,毫不留情,急抽猛插。

  大龟头像雨点似的打在花心土,眼观那含着大鸡巴的大小阴唇,随着大鸡巴的抽插而在翻出凹进,好不勾人心魂而迷煞人也!

  耳听那被大鸡巴抽插时,「噗滋!噗滋!」的淫水声、娇喘声、浪叫声,汇集在一起,好不悦耳动听而快煞人也!

  志昆连续不断的狠抽猛插了数十下,直肏得何夫人死去活来的喊爹叫娘,猛的全身一阵抽搐颤抖,不住的打着哆嗦,歇斯底里的大声叫道:「乖肉……小心肝……我不行了……我……我又泄了……」

  这也难怪,何夫人活到四十五、六岁了,还是第一次尝到真正的男子汉、伟大夫,那钢劲有力,骁勇善战的硬功夫,真本领,怎不教她甜在心头。

  「哎呀……乖儿……你真是妈的心……心肝小宝贝……我好舒服……我还是第一次尝到这……这样的好滋味……真……真痛快……小宝贝……妈的两条腿酸麻死了……快……快……放下来……压到妈的身上来……妈要抱你……亲你…… 吻你……抉……快……」志昆一听,急忙放下她的一双粉腿,抽出大鸡巴,再将何夫人抱到床中间,翻身上马压在她的娇躯土,何夫人迫不急待的伸出一只玉手,握住大鸡巴对正自己的阴户肉缝口。

  「亲肉……快……快用力插进去……给妈来……来一顿狠……狠的……止止痒……妈的亲儿子……乖肉……」

  志昆此时亦是欲焰高炽,全身好像被烈火在烧烤一样,急需发泄发泄心头的一股炽热的欲火为快。于是用力一挺再挺,整条大鸡巴,斋根而入,插到底了。

  「哎呀……妈呀……顶……顶死我了……也痛死……了……」何夫人嘴上叫着痛死人了,然而,她的双手双脚却好像那八爪章鱼似的,紧紧的缠住志昆。

  「小宝贝……快抱紧妈……这样才能使妈……有一种充实感……满足感…… 乖儿……快……快动吧……给妈来顿狠的……猛的……妈的小穴……好痒……快动吧……小心肝……」

  志昆也用双手把她抱得紧紧的,胸膛压着那双肥大丰满的乳房,软中带硬、弹性十足,真过瘾极了、舒畅极了。大鸡巴插在那又紧又暖的小肥穴里面,真舒服、痛快极了。

  「亲干妈!刚才你不是还在叫痛吗?现在又叫我来顿狠的、猛的,儿子是怕你吃不消,受不了哇!」

  「妈吃得消……受得了……你祇管狠狠的肏吧!没关系。」「干妈!这话是你说的哦?你忍受不了时,可不许你叫饶啊!破坏了我的兴趣,知道吗?」

  「知道,知道,妈会忍住的……决不叫饶……破坏了你的兴趣……乖儿…… 快……快动吧……」「好的,我要闭始了,干妈!你等着瞧吧!」

  志昆说完,就大起大落的狠抽猛插,次次到底,下下着肉,碰得何夫人的花心乱颤,乱抖的一张一合舐吮着大龟头。

  何夫人紧紧抱住志昆的虎背雄腰,猛的摇摆着肥臀去迎凑他的猛力的抽插,淫声浪呻着:「啊……小乖乖……亲丈夫……妈……妈痛快死了……你的大鸡巴头……钻到我的子宫里面……弄得我好……好舒服……爽快啊……」「干妈!我的亲妈……你的穴心好棒啊……紧紧咬住我的鸡巴头……又吸又吮的……吮得儿子美死了……亲妈……肉妈……我的亲太太……你那小肥穴的内功……真绝……真妙……啊……」

  志昆也被她那精堪的内功,吸吮得心花怒放,舒适透顶,情不自禁的大声喊叫起来。

  何夫人亦舒服得媚眼如丝、粉脸嫣红、欲仙欲死、魂飘魄渺、香汗淋淋、娇喘呼呼,双手双脚缠得更紧,肥臀拚命挺耸去配合志昆的抽插,大声浪叫着:

  「我的乖儿……你真是妈的心肝小宝贝……亲丈夫……会肏穴的小乖乖…… 妈被你肏得魂魄都要飞……飞到太空去了……心爱的宝贝儿……妈痛快得要疯狂了……亲丈夫……妈妈真服了你啦……会肏穴的小祖宗……你插死我吧!啊…… 啊……」志昆卯足了气力的一阵猛攻狠打,大龟头次次都撞击着穴心,而且扭动着屁股,用大龟头在花心转磨、刮擦着。

  何夫人被大龟头转磨、刮擦、顶撞得酥麻酸痒的滋味俱有,祗觉得那舒服透顶的快感,冲击着她浑身的每一条神经系统,使她抽搐着、痉挛着,高潮迭起,淫液猛泄,突然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咬在志昆的肩肉上紧紧不放。

  志昆被她一咬,痛澈心肺,大叫一声:「亲妈!我射了……」大龟头一阵酥痒,紧接着背脊一阵酸麻,屁股猛的连连数挺,一股又滚又浓的阳精,有力的飞射而出,又猛烈又多的全都射入她的子宫里面去了。

  何夫人被这滚热的阳精一烫,亦浪声叫道:「啊!美死我了。」全身不停的颤抖,双手双脚紧紧袍着志昆,气若游丝。

  二人都已达到欲的高潮顶点、性的满足需要了。身心舒畅的搂抱在一起,亲吻互慰一番后才闭目沉睡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何夫人先醒了过来,睁开一双媚眼,发觉自己和志昆赤身裸体,双双搂抱地睡在一起,想起刚才的缠绵缱绻的肉搏战,真是那样的舒服痛快,真令人有一股留恋难忘的甜蜜感,一起涌上心头而回味无穷。

  若非碰到志昆,自己这一生岂能尝到如此奇妙、舒畅和满足的性爱滋味?尤其方才的一战,竟长达一个多小时,也是自己从来没有遭遇过的战斗记录。

  再看一看熟睡中的他,那英俊的面貌、健壮魁梧的身体,还有那胯下的大鸡巴,现在虽软了下来,处在静止的状态之中,恐怕也有五寸多长吧!比自己丈夫的硬起来才四寸多长,还长了二寸多,想想刚才也不知是如何容纳得下的。

  他不单是有一条这样粗长硕大的骇人心弦的大鸡巴,而且又能持久耐战,使自己活到了四十五岁,才第一次享受到如此舒适、痛快、满足的性生活,真是打从心眼里爱透了他。

  【完】